易宁

有些人,第一次见就无缘无故地讨厌
但有些人,就让你没由来的喜欢。
无论喜恶,都是人本身携带的情绪,你没法判断这是对还是错

秋水共长天一色

有一种人,她跟你生活在两种世界,你们的圈子不同、朋友不同,平素交往也不多,但你们永远活在彼此的心里,每当发生一些事情或者迎来节日之时,心里第一瞬想到的便是彼此,即便很久不见,相见时彼此还是旧时的模样。这个社会一直在改变,她在变,我在变,但我们之间却永远不变。
————致我亲爱的发小

如果你问我,我为什么要这么努力的读书。
我会回答,为了不让自己总是身不由己。

作业写累了,瞥了一眼窗外,被天空感染到了,突然觉得真幸福呀

短片寓言(原创)

(一)
校有石桥,曰紫荆,曰樱花。
我言,莫不如桥名奈何,河为忘川,旁一盏孟婆汤。
这来来去去,谁看惯了风物,又有谁忘了归路?

(二)
《狼狈》
雨落的绵密,却掷地有声。
执一伞看尽百态人生,眼中所观,心中所想:“这雨,使得人这样狼狈。”
却又见,一翩翩少年郎,步履矫健,神态平和,看不出一丝狼狈的模样。
自知,这狼狈不是雨所致,而是心所致。若不在乎,谈何狼狈?

缅怀张爱玲

张爱玲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文人。她被胡兰成称作——民国时期的临水照花人。
她是上海人。她的故事皆以上海为背景。我来到上海,就好像来到了她的身边,呼吸她的城市的空气,感受她的城市的拥挤,体会她的城市的情感。我站在街头,仿佛看到那一个个的人物从他的书中走了出来,汇入人潮拥挤的大上海。
前几天,特地去网上百度了张爱玲的故居,看到票价十元,我非常的欣喜。与父亲二人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那一方净土,可墙上的一张白纸让我的心凉去了半截——私人住宅,谢绝参观。好吧,我可以理解这里的住户想要清净的想法,可我还是忍不住失望。从刚到上海那一天我就在期待了,如今期望落空,让我怎能平静对待?我站在常德公寓门禁前,望向熙熙攘攘的人群,我想几十年前的张爱玲会不会有这样的时候。站在家楼下,看到飘如丝的雨点,心中暗恼怎得如此运气不佳。她发呆了,雨点也跟着发呆。现实拽回我的思绪,我又转过身去看大门,透过玻璃门,我依稀看见里面的布局,我不禁又思绪万千。张爱玲穿着一身煞是好看的旗袍,配上她独特且高贵的气质,用钥匙轻轻拧开门,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的疲惫,她快步跑上了楼,回到了家中,换上了丝绸睡衣,倒在柔软的沙发上,随手拿起一本胡兰成的书,眼梢立马带上了笑意,轻叹:“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,一直低到尘埃里去,但我的心是欢喜的,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。”然后闭上眼睛,嘴角向上扬起。
只可惜,张爱玲的满腔柔情都给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。但也正因为这个男人,让张爱玲度过了快乐的时光,写下了好的文字。什么事都有经历他的理由,要相信,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纵然寒风凛冽,我依旧选择让思绪放飞,张爱玲故居只是一个念想,缅怀才是最终的归宿。

我现在不知道说什么好,因为我实在是太过于激动了。奶奶的手术成功了,成功率上升到95%,感谢上帝感谢主的恩赐,我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。奶奶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现在又重新回到我们的身边,感谢上帝,感谢所有牵挂奶奶的人!经历十小时的磨难,奶奶辛苦了,医生更是辛苦了!终于可以是个好觉了,感谢主,阿门!

等待

奶奶进手术室接近七个小时。看着大屏幕上刺眼的三个大字“手术中”。我真的好像置身电影场景,我好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电影。等我从影院走出来,我还能看到奶奶站在门口微笑的看着我。
奶奶进手术室前像个小孩捏着我的手不放:“孙女啊,奶奶要做手术了,奶奶好怕啊,开颅啊······奶奶不想做手术啊,但是没办法,瘤已经那么大了。”说着,奶奶瞪圆了眼睛,用手指围成一个圈给我看,我看着看着,感到眼底有些潮湿。我轻拍着奶奶的肩,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语,只是不停的说着:“奶奶,没事的没事的······”苍白无力的语言一如我当时凄惶的心情,我又何尝不怕呢?
奶奶时不时要整理一下头上的丝巾,泛着光亮的头皮让奶奶感到非常不适应。奶奶自嘲地说:“以后咱们晚上回家都不用点灯了,亮锃锃的。”这让我想笑又想哭。我偷偷抹抹眼睛,说:“奶奶,咱们拍照吧。”奶奶年轻时就喜欢拍照,现在家里还放着那个年代的照相机。我调整了手机相机,奶奶的招牌笑容呈现在手机里······
我有些后悔把奶奶送进手术室,80%的风险,我感觉就像亲手把奶奶推过死神的身边,但我相信,奶奶一定会平安的!
奶奶,我们大家会一直守护你,你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出来的!到时候我们去澳大利亚、去你想去的地方,愿主保佑,奉主圣名,阿门!

我见到了最纯真的爱情

医院里。
奶奶剃去了头发,像个孩子一般坐在病床上,胖乎乎的身体和清澈的双眼,我仿佛透过了时光,看到了幼年时的奶奶。爷爷一脸凝重地坐在床边,在夕阳下,这背影看着让人落寞伤感起来。我有一搭没一搭地一直重复回答奶奶提出的一模一样的问题。抬起头,很自然的看到了对床的人,是个支支吾吾的老太太。相比于爷爷奶奶,我觉得对面的老爷爷更像是一个小孩子。他也有着胖乎乎的身体,像个痴心的少年趴在床边呆呆的盯着仰望天花板的老太太,大概持续了一分钟,正当我要低下头时,他慢慢地将脑袋凑近老太太,我以为他要在老太太耳边低语,没想到,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。猛地,我好像被什么敲击了一下。我像是一台照相机,记录了他们相识、相爱、相融。
阳光很暖,少年郎走过长廊,不由自主得停驻,倩影夺了他的目光,他不小心看得痴了,与她对上眼神忘记了躲闪。后来,他找到机会向她表白,她含羞答应。再后来,他们结婚了,有了孩子,有了孙子。就在某一天,他爱的她病倒了,他很焦急,坐在床前默默祈祷,把自己的爱凝聚在这样一个轻轻的吻上。一瞬间,时光交合。
他站起里,用略显生疏的手法给妻子擦汗,而后,他把毛巾放在一旁,看着妻子的面庞,动动这里、碰碰那里,这么多年,还没爱够。他们的女儿在一旁吃着快餐,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吼道:“爸!你别碰妈了!”老爷爷如同做错事的孩子般缩回手,站在那里手足无措,而后又憨憨地笑了笑,拉了拉座椅,坐下了。
我默默将这一切看进眼底。看护来了,她跟老爷爷说:“你现在就去买漱口水,赶快,就在楼下的小卖部。”老爷爷马上站起来,背上背包,但他似乎没听过漱口水这种东西,他满脸通红地问道:“什么是······漱·····漱口水?”看护很不耐烦,“就是漱口水,你去小卖部问问,都有的。”老爷爷看上去有点心急,我在旁边看着,想开口为他解释,或是帮助他购买漱口水,可我一瞬间不知道如何解释漱口水,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口,缄默不语的性格造成了现在的局面。看护依旧提着她的大嗓门说话,一个转身,正好遇上我因思考而变的热烈的眼神,她瞬间住口,老爷爷略带紧张的出门了。老太太还是望着天花板,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。
我想,这大概是我见过最纯真的爱情。为你,千千万万遍。